广告合作 色五月 奇米色 第4色 奇米影视 26uuu 淫淫网 sewuyue 开心色五月 如果喜欢本站请记住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基友!最新域名:http://www.tianyoucihun.com/

更多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有个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 欢迎浏览多多宣传哦


我有个很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,大家不要想歪,我不是想搞什么乱伦,我对我姐一点性幻想都没有,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,姐姐身体我也都看过了,大家不要误会,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偷窥姐姐洗澡的那种人,只是姊姊每当洗完澡,都会护肤自己的身体习惯,大家住在一个屋檐下,那么久的时间,难免会喵到几次她的裸体,且每天都可以看到姊姊的素颜,姐姐化妆更是漂亮。

  我对姊姊没兴趣,不代表她长得不好看,由于本家族基因还不错,姐姐有着33C的好身材,皮肤白白嫩嫩的,身高约163,体重在48公斤左右,身材就是有个曲线美,从国中发育就开始是学校的校花。

  姐姐的开放,不是那种性饥渴的女生,天天都想要,会去找一夜 情,我也从来没撞见过姐姐在自卫,也没看到姐姐有高潮过,且我很怀疑姐姐做爱时,很爽的样子是装出来的,为何我会这样说,请继续看就知道了。

  而我指的开放,是指姊姊懂得男人,有时是个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女人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,姊姊会利用自己的身体,得到他想要的,想要的,不止是金钱那么简单,而那些对他没有用的男人,他连看都不会看,只有少数重要的人,才可以得到她,为何我会有这种感觉,主要是我看到某些事情。

  记得小 学五年级时,姐姐大我五岁,那时她刚好读高 一,读一所北部超烂的私立高 中,且那时她正处于叛逆期,常常翘家不知去哪里,那时妈妈每天都被他气到又哭又叫的,姊姊常常跟爸妈吵。

  就在某一天的假日下午,爸妈都不在家,爸妈非常难得都不在,爸妈平常可是盯我们姐弟很紧的,姐姐跟我说,给我一百元,等等她男友来,不准跟爸妈讲,那时还小,看到有钱拿就超高兴的,后来真的来了一个男生。

  那个男生一来姐:「你要喝点什么吗?」

  男:「不用!你家还蛮大的麻!」

  男:「第一次到你家!还没看过你房间说」

  姐:「想看吗?走,到二楼去」,姐拉起男生的手,走向二楼当时还小,只是想跟着姐姐走,我也跑去二楼,走近姐姐房间,看到男生正在亲吻着姐姐,右手还伸到姐姐的上衣里,抓着姐的胸部,左手抓着姐姐的屁股一直握着,由于姐姐一开始是背对着我,那个男生好像有看到我,但也没鸟我的存在,于是那个男生把姐姐压到床上,双手把姐双脚抱起来放在他屁股后面,这时姐姐躺着,似乎看到我站在那里,推了男生几下。

  姐:「我弟在,不要啦!」

  而我这时很气愤的,拿起姐桌上的铅笔盒,要往那个男生身上打下去,当时只是觉得你怎么可以又亲又摸我亲爱的姐姐,可能我占有慾很强吧!男:「你弟很凶唷!」男抓着我右手,笑笑的说姐:「他在生气啦!我等等跟他好好的说」姐:「我们还是先下楼啦!」于是我们三人一起走下楼姐姐一边下楼,一边安抚我的情绪,但我似乎有看到那个男生一直在摸姐的屁股,我拿起书坐在沙发上,而那个男生,坐在玄关的椅子上,姐姐原本坐在我旁边,陪我看书,后来姊姊走出去,跨坐在那个男生身上,面对着他,似乎在跟他聊天,为何我看的到,是因为家里的门上有一面大镜子,而门又没合上,我坐在沙发看过去,正好镜子是折射他们那个位置。

  只见聊了十分钟,两个人开始舌吻,男生摸着姊姊的大腿,那天姊姊是穿条热裤,姊姊屁股还不断地前后摇动,这时姊姊好像发现我在看他们,于是走进客厅来,想近来跟我说话,安抚我情绪,但男生跟在后面,只见男生一把拉起姊姊的手,姊姊还没跟我说到话,就被拉往到二楼上去。

  我当然紧接着上去,只见到他们俩在走廊上,男生压着姊姊在墙壁,左手抱住姐姐右腿,放在屁股后面,右手摸着姐姐胸部,热烈亲吻着,姐姐很快发现我,跟着上来,傻傻站在那,推了男生一把,摇摇头,喵了我一下,这时男生右手又抱起姐姐的左腿,迅速进入姐姐的房间,把门合上。

  我也很想跟进去,当时并不是甚么性冲动,而只是好奇想知道他们在做甚么,但门居然锁起来了,我用力一直拍打门,说姐姐我也要进去,里面始终没人出来开门,于是我开始放声大哭,那时心态只是觉得姊姊不理我了,姊姊从小就很照顾我的,这时姊姊开了门。

  姊姊:「弟弟乖,姐姐在这」,我看见姊姊穿条内裤,蹲了下来跟我说男:

  「哭什么哭!都几岁了,还哭」,男生坐在床上,上半身已经赤膊,胸口还有赤青,很凶的对我说我被那个男生吼,更是哭得更大声姊姊:「弟弟乖,不要再哭了」,姐姐抱着我说男:「干!哭沙小,你是没被人打过唷!」男的已经走到我附近,做势就是要打我的样子。

  我的哭声更是没停止姐:「他还小,你不要这样吓他啦!」姐:「你还是先回家好了,我明天再去找你」,姐姐把他推出门口。

  我只见那个男生瞪着我,很不爽的下楼,姐姐一直安慰我,拿一千块给我,叫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,一千块那时对我10岁的小朋友来讲,真的好多,我到现在还真的都没跟人提过。

  之后我才知道,那个男生是他们高三的学长,在学校是出名的坏,是头头型的人物,姐姐跟着他,在学校三年都横行无阻。

  就一直这样,到了我国 三那一年,由于爸妈希望我能有好环境读书,就把我迁户口,跨学区就读好国中,而姊姊出社会就没那么叛逆,在某公司上班,担任总经理的秘书,而由于我是跨学区就读,学校离我家有段距离,而姐姐公司离学校不远,妈妈就说我以后下课,直接去姊姊公司等她下班,再跟姐姐一起回家,我年纪还小,当然没有太多选择权,每次进姐姐公司,电梯一打开,就有个柜台,每次都要等姐姐出来带,我才能进去,有一天姐姐跟我说,她已经跟总经理讲好,我以后可以直接走进去,要不然她一直出来带好烦。

 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,平常正常学生都4点下课,而我是有留晚自习读书,多留一个小时,且放学后,还会找同学打打篮球,通常都快六点,才满头大汗的,到姐姐公司去,但这一天,晚自习课突然取消,而全部学生都4点下课,操场上篮球场,根本抢不到场地,于是我就走到姐姐公司。

  我一样经过柜台,跟服务台大姐姐问声好,走进姐姐办公室,打开门发现,姐姐不在位置上,姐姐一个人自己有个办公室,而在更里面,则是总经理办公室,我把门关上,书包放在地上,等着姐姐,到处在房间走动,走到总经理办公室旁边,心想着姐姐会不会在里面,姐姐在里面,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她是总经理秘书呀!但我是一个国中生,怎么可以没事开人家房门,这是一种礼貌,于是我靠近窗口,发现百叶窗必没有完全密合,有一些空隙在,我眼睛往里头桥。

  原本想说看姐姐有没有在里面,看到办公桌附近没有人,但桌上却有女性的衬衫跟裙子,桌子左侧地上还有一件内裤跟胸罩,心想着不对劲,我稍微往右边走一点,想看看里面的左侧,这时看到总经理背对着我,光着下半身,在沙发上正在插着一个人,我那时已经到达会打手枪的年纪,看到这种场景,心想着自己超幸运的,更是专注地看着总经理,臀部努力上下摆动的桶着那个人。

  后来总经理站了起来,我这时才发现,躺在沙发上,正在被总经理干的,居然是姊姊,姐姐被总经理拉了起来,转个了身,总经理双手扶着姐姐的腰,开始从后面插着,这时我已经不像小学时的那样,要跑去敲门了,而是性奋看着这个画面,过了几分钟,总经理把姊姊转身,姊姊迅速蹲了下来,射在姐姐脸上,姐姐还像A片中的女生,舔了总经理的鸡巴,把鸡巴上的精液给舔乾净,后来我若无其事的坐在姊姊位置上,当做甚么事都没发生过,这时我才知道,为何我每天来公司,老板居然没讲话,看到我,还会请我吃饼乾、喝饮料。

  我内心已经不禁怀疑,平常在家跟妈妈一样,装出很保守的样子的姐姐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  后来我高中之后,姐姐就去美国读大学,姐姐从小功课就不好,当然是读一个很鸟的学校,我常常在想,姊姊在国外,没爸妈看管,应该过得很爽。

  直到我大三那一年,姐姐回国到另一家公司工作,那时姐姐的男友,也就是现在的姊夫,还在美国读研究所,他们都是越洋电话再联络。

  某一天假日晚上,姐姐出去说要跟同事唱歌,可能要很晚回家,那时爸妈就都很相信姊姊的话,叫他小心一点,就准他出去,而我那一天比姐姐晚走,原因是要帮同学庆生,爸妈也知道我们同学庆生,都是玩通宵的,叫我少喝点酒,而我一开始是在一家餐厅,帮同学庆生,后来转战钱柜要唱个通霄。

  到了钱柜,钱柜服务生把我们带进823号房,这间包厢位置,是这层楼最里面,而且走头近头,还要拐个弯,看到一面墙,左边是823号房,右边是824号房。

  到钱柜唱歌,对当时我学生族而言,是种稀松平常的事情,我很自然地坐在沙发上,这时同学们出去要拿东西吃,而824号房这时门也打开,就在两个房间门打开的短暂2秒钟,我似乎隐约看到824号房,站在那唱歌的人,似乎是姊姊,由于还有进出的人挡住我视线,我根本没把握,但这让我开始好奇起来,于是我开始一直跑出去拿东西吃喝,就是希望能看到824房门可以再度打开。

  终于被我等到了,出来是一个看似50多岁的中年男子,我看到里面茶几,摆了很多酒瓶及台湾啤酒,而有个女生背对着我,跨坐在一个男子的身上,我更加怀疑那个人是姐姐,因为她穿着蓝色衬衫,蓝色短牛仔裙,好像跟姐姐今天穿得穿着,很类似,我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,谁会没事,记自己姊姊每天出门穿甚么衣服,但我更加想知道那个女生是谁。

  而后来我在外面,靠在墙壁打电话、抽菸,同学们问我为何一直在外面,我只说里面太冷,我想在外多待一下,于是在外面时间比进包厢时间还多,就是在等824房门能再度开启。

  皇天不负苦心人,过了半小时,门又再度打开,一样是50多岁的男子走出来,我靠着墙壁,手拿着电话,眼睛却斜视着里面,这时我看到,两个人坐在正中央的沙发椅子上,男的坐右边,左手放在女的肩膀上,女的坐左边,身体弯下去,头在那个男的鸡巴部位,似乎在帮那个男的在含,我想确定是不是,但门这时又合上了。

  我继续拿着手机,装在玩游戏,过了两分钟,那个50多岁的男的,端着一盘食物走回来,把门再度开启,这时我则是终于看到那个女生的脸,果真是姐姐没错,姐姐坐在沙发上,衬衫钮扣被解开了一半,右边的胸罩被剥开,男子的头,正贴着姐姐的右胸吸允着,右手还放在姐姐的裙子里,似乎应该是在摸小穴,姐姐右手好像抓着那个男生的鸡巴。

  这时门又要合上,我赶紧靠在824房这边的墙壁,伸出左手按住门内侧的边缘,运用手指的力量,试着让门合上的速度减缓,门成功的被我停住了,且不知是门太烂还是怎样,真的没有全部合上,留着三指宽的小缝,我偷看了一下,似乎都没有人发现,我左右移动,找出可以看到姐姐的位置,终于站好到,可以看到的位置,但又不敢太靠近,怕同学出来看到我在偷窥,所以我站的位置比较靠近墙壁,手还是拿着手机装样子。

  50多岁的男子走进去,把食物放在茶几上,坐到我刚好看不到的位子,于是我看到姐姐站了起来背对着我,男子则蹲下去双手伸到姐姐的裙子里,把姊姊的内裤给脱下,然后站起来,斜背侧对着我,这时我才发现另一个男子比较年轻,大约像是30几岁的中年人,姐姐左腿踏在茶几上,男子右手伸到姊姊的裙子里,开始狂抠着小穴,我看姐姐右手还不断抓着,那个男子露出在裤外的鸡巴,男生坐了下来,把姐姐转身,姊姊右手再度抓住鸡巴,往自己小穴插下去。

  姐姐坐在男子身上,面对着电视机,男子在姐姐的背后,手抓着胸部,但姐姐衬衫并没有全脱,下半身还可以看的到一点阴毛,在吵杂的音乐声中,还可以听到隐隐约约的淫叫声,我看着姐姐摇摆的臀部,后来另一个男子站了起来,整个躺住我视线,我根本只能看到那个男子的背影,于是我看见男子好像拉开自己西装裤的拉链,走到姊姊面前塞给她吃,男子右手还不断压着姐姐的头,但我根本看不到姊姊,只能看的到那个男子的姿势在揣测,后来,站的男子坐了下来,姊姊站了起来,往左边跨了一步,抓住另一个人的鸡巴,往自己小穴放了进去,身体继续摇摆着,而30几岁的男子,站了起来,抓住自己的鸡巴,准备要给姊姊舔的时候,他这时头往我这边看,好像发现门没完全合上,外面好像有个人站在那,我赶紧走回自己的包厢,一分钟后打开门时,824门房的门已经关上了。

  隔天在家遇到姊姊,问他昨天是跟谁去唱歌,原来30几岁的男子是他副总,50几岁的是他执行长,而后来姊姊在这家公司,每两个月就调加一次薪。

  现在经济不景气,姐姐还不断提起说,她那时在外工作,能力多好,薪水拼命加,我内心在想着,你是哪方面能力好了。

  后来随着姊夫回国,姊姊离开那个公司,嫁到高雄去,姐姐就没在跟我们住了。

  过了好几年之后,直到最近半年,我想休息一阵子,我可不是被裁员唷!我在家里公司上班,爸妈看我工作了好几年很辛苦,就让我休息半年,于是我到高雄长住姊姊家,姊夫也是自己在经营公司,每天都过着很忙碌的朝九晚五生活,早上八点多出门,一直到晚上快10点才回家,除了生病,没有一天例外,而姐姐生了两个小孩,小的平常日跟着姊夫爸妈住,大的下课后到保母家,姐姐在姊夫回来之前,才把小孩子接回家。

  我认为自己休息半年,也不能在浪费时间,于是报名了英文补习班,早上都去上课,一开始姊姊都会来接我,下午陪她出去逛逛,姐姐是个家庭贵妇,休闲娱乐就是去血拼,没啥经济压力,我住他家半年,也没跟我收半毛钱,而姐姐逛街好多天下来,我发现姊夫会不断地,打电话给姊姊,2、3个小时就打一次,有时更密集,姐姐跟我说姊夫要做甚么事情、去哪里,都会跟她报备!但除了接电话,我也发现姐姐会不断地传简讯,也常常听到收到简讯的电话铃声,姐姐跟我说都是姊夫传的啦!且跟姊姊与姊夫一起出去,也就没看到姊姊在狂传简讯,于是我相信姐姐的话,只觉得这对夫妻,到现在居然还那么恩爱。

  但隔几天自己躺在床上时,越想越不可能,姊夫打电话都那么频繁了,假如那些简讯还是他传的,那姊夫根本不用上班了麻!一直拿着手机就好了,于是我好奇地偷偷打开姐姐手机,开启简讯信箱,里面居然都是空的,这跟我之前那个劈腿的女友好像,收到简讯回传之后,都会马上删除简讯,我心想着事不单纯,但又能怎样。

  就这样我在高雄待了几个月,由于我渐渐已经对高雄熟了,下课都自己到处乱跑,老姊就打一把钥匙,让我自己回家,直到某一天,我照样的早上上课,中午在外自己随便吃,由于这一天我肚子怪怪的,也就没在外面逗留,就早早回家休息去,在老姐家,我跟往常一样,上上网、看看电视,然后再看书,本人有看书不太喜欢在书桌上看,喜欢到处坐在地板上看书的癖好,今天我坐在床旁边的地板上,看着看着不知睡着了,等我醒来,天色已经昏暗,看看手表,已经快六点了,这时我听到外面走廊有声音,于是我走出去。

  我看见姐姐穿着一条贴身的长棉裤,上衣是件小洋装,往厨房走去。

  姐姐家门口一近来,是一个还蛮大的客厅,右手边是厨房兼饭厅,厨房右上方跟左下方,各有一个门,一个面对着客厅,另一个则是连接到房间外的走廊,所以要从客厅走到房间,是必须经过厨房才行。

  我没有叫姐姐,只是跟着走进厨房,走进厨房才发现,灯全都没开,只有客厅有开灯,且客厅传来一个男生跟姐姐对话的声音,我停止不动,站在门口用偷窥的方式看是谁,原来是龙哥站在客厅,龙哥是一个40岁出头的中年男子,家里非常有钱,自己开个公司,我只听过姐夫说过,龙哥是他公司里非常重要的客户,对龙哥我并不了解的太多。

  龙哥:「好热唷!你没开冷气唷!」

  姐:「废话,我们才刚进屋耶!不是要出去吗?」龙哥:「先休息一下啦!真的好热唷!」于是姐姐帮龙哥把西装外套脱掉,挂在衣帽架上,龙哥自己也松开领带,把领带拖掉,丢在沙发上。

  我看到姐姐帮龙哥脱外套,就知道应该不单纯,且早就怀疑姐姐很久了,就没想离开厨房的意思,我站的厨房门口,正好面对着客厅,且由于天色暗了,从客厅看厨房是一片黑漆漆,且我皮肤本身就比较黑,况且我只露出一颗头来,也没很靠近客厅,他们俩似乎没发现我的存在。

  姐:「我帮你开个冷气好了」,于是姐姐走到冷气边,开了冷气龙哥:「你弟不在唷!」姐:「不在,我刚刚去他房间看过了」

  可能是我躺在地上睡觉吧!刚好被双人床给躺住姐姐视线吧!龙哥:「至从你弟一来高雄,我跟你都好难得才能见上一面唷!」姐:「怎样,有想人家吗?」龙哥:「当然有呀!」

  龙哥这时走在姐姐身边,抱着姐姐开始热吻姐:「不要啦!等等我弟回来怎么办?」龙哥不管姐说的话,继续亲着姐,姐似乎知道龙哥不想收手,也就没继续说话看到这个画面,除了兴奋还是兴奋,由于我知道姐姐有出轨的前科,在加上我怀疑姐姐很久了,对这样的场景,我一点都不吃惊。

  只见龙哥亲吻着姐姐,右手抓着姐姐的大胸部,左手抚摸着姐姐的棉裤,姐姐慢慢地开始解开龙哥衬衫的钮扣,把衬衫给脱掉,姐姐这时离开龙哥的嘴巴,开始亲吻着龙哥的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,双手还不断地,用手指细细的抚摸着龙哥的身体。

  姐:「听说你最近跟我家老公签了一个大案子」龙哥:「对呀!你不知道我部属多少人在反对」龙哥:「说这个案子,对我公司没啥利润」姐:「你是生意人,赔本生意干嘛还要做」,姐这时亲吻着龙公的奶头龙哥:「当然是为了你呀!最近景气那么差,倒了不少公司」龙哥:「你老公签了这个案子,至少可以撑一年以上」姐:「那我可要好好谢谢龙哥了唷!」于是姐姐脱下龙哥的裤子及内裤,跪在地上,吸舔着龙哥鸡巴,龙哥一副很想受的样子,站在那双眼闭起来,头微微的朝上看,只见龙哥:「我受不了了,我现在就要」龙哥把姐拉起,推倒老姐在沙发上,快速的把姐裤子给脱了,把姐两脚张开,头迅速往姐小穴舔了下去,舔了几下,把自己鸡巴插进姐的小穴里,姐姐双脚夹住在龙哥的屁股后,双手抱着龙哥的头姐:「啊!龙哥,好爽唷」龙哥:「这么久没被我插了,是不是很有快感呀!」姐:「嗯!嗯!对,好爽,用力点插我」龙哥:「插用力点是吧!我花了好多钱,才久久干你一次」,龙哥使力的桶着姐姐这时龙哥把姐姐抬了起来,放在客厅的茶几上,把姐姐的上衣给脱去,双手解开姐姐的胸罩,顺手把胸罩丢到沙发后面,双手捏着姐姐的胸部,头还不时地趴下,吸一下乳头,龙哥把姐姐翻身,姐姐趴在茶几上,身体趴在姐的身上,龙哥从后面正继续桶着姐姐龙哥:「最近有没有想我呀!」姐:「嗯!嗯!嗯!有!我每天都好像龙哥」龙哥:「你想我甚么呀!想我的钱是吗?」

  姐:「恩!不是,我想着是龙哥的鸡巴」

  龙哥:「想我着鸡巴做啥呀!」

  姐:「嗯!嗯!当然是希望龙哥每天都干我。」龙哥听了似乎很开心,臀部更是摇动的更厉害,龙哥这时把姐拉了起来,两人都跪在地上,十指交扣着,龙哥从后面桶着姐姐姐:「啊!啊!好爽!」龙哥:「可是我有工作家庭要顾,不能每天干你耶」姐:「不要,我要龙哥每天都能干我,啊!啊!」龙哥:「小宝贝,我不是在干你了吗?」姐:「啊!啊!那快用力的干我」

  龙哥努力的顶着姐,这时龙哥鸡巴离开了小穴,随即把姐姐拉了起来,把姐右脚踏在茶几上,双手摸着姐的腰,再次用力挺近姐姐的小穴中,姐双手抓着龙哥的屁股,似乎在帮龙哥加点力气。

  龙哥:「平常都没在你家客厅做过,今天感觉特别的爽」姐:「真的吗?那等我弟走,我们每天都在客厅做,啊!啊!」龙哥:「你弟哪时走呀?」姐:「快了,没剩几天了」

  龙哥:「那到时,我们又可以常常见面罗!」

  姐:「嗯!嗯!对,这样我就可以常常被龙哥干了,啊!啊!」龙哥把姐带到沙发上躺下,鸡巴正插近小穴时,只见姐坐起来,把龙哥反压到沙发上,自己扭动着臀部,微微的在淫叫,龙哥不断地伸出手来,挑逗着姐的乳头,或者是把姐拉下来,抱着姐姐,亲吻着她,自己臀部一直往上顶,这时龙哥:「你有看到我昨天传的简讯吗?」姐:「嗯!嗯!嗯!有呀!」

  姐:「那个女生怎么那么淫荡,嗯!嗯!」

  龙哥:「你不觉的那个女主角很像你吗?」

  姐:「嗯!嗯!嗯!哪有,一点都不像」,这时龙哥抱着姐姐,坐了起来,把姐姐倒向另一头龙哥:「真的不像你吗?你说呀!你说呀!」龙哥这时停住自己鸡巴,只有在说出你说呀时,用力顶两下姐:「就是我,你不要停下来麻!人家还要,」姐嘟着小嘴,摇摆着身体,再讨龙哥干她龙哥:「不干你,我真的舍不得」,龙哥又继续插着姐姐,过了一分钟龙哥:「要出来了,要出来了」只见姐姐迅速爬起来,含住龙哥的鸡巴,龙哥爽到紧紧抓住姐的头,射进里面,射出来时,还全身抖了几下姐:「你这次怎么射出来的精液比较多」,姐姐把精液吐在手中姐:「人家刚刚好像把精液吞了一点进去」,姐姐把手中精液拿给龙哥看龙哥:「至从知道今天能见到你,我这几天故意没跟老婆做,」姐:「你这个大坏蛋,还故意不跟老婆做唷!」姐姐一副笑嘻嘻的,指着龙哥龙哥:「跟你做,可是比跟我老婆做,爽上好几十倍了」姐:「是唷!那你可要好好照顾我老公唷!」

  姐:「小心哪一天,你就见不到我了」

  龙哥:「好,我一定会让你老公生意兴荣的」

  姐:「这是你说的唷!等等陪我去牵车,我要去接我儿子了」,姐这时含情脉脉的看着龙哥,龙哥这是用淫荡的笑容,回应姐姐我这时看手表还不到七点,想说一定又是要去车上搞一翻了,于是,我看见两人,各自穿好衣服,姐姐把冷气电灯关掉,两人离开了房子。

  后来晚上我看到姐夫辛苦的回家,突然有种对不起姐夫的感觉,但我又说不出口,我今天看到的事情,没过几天,我提早离开高雄,回到了台北,提早开始恢复上班,我真不知怎么面对姐夫。

  现在,每当家庭聚会,聊起姐姐,爸妈认为姐是个很懂事的乖女儿,姐夫认为姐姐是个好老婆、好妈妈,我也认为姐姐是个好姐姐,从小就非常照顾我,现在还会不断的买东西给我,但每当听到爸妈说,姐姐是个遵守着三从四德的传统保守的女生,问我意见,我总是摇摇的头说,我可能跟你们角度不一样,有点认知差距,但我只能说姐姐是个很厉害的人物。

  全部人认知的姐姐都是同一种人,只有我不一样,爸妈说是我固执,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,说这是我的缺点,但我相信自己所了解的姐姐,才是姐姐真正的个性,我也相信姐姐是为了姐夫的公司,而跟龙哥发生关系,但我总是有种罪恶感在,但每当看到大家都和乐融融,姐姐在姐夫心目中是那么的完美,我就不忍心当坏人,说出来的,把快乐的关系给破坏掉,大家可能还会认为我怎么在诬陷姐姐,这个坏人我承受不起,但我这个开放姐姐,直到现在,还真的让我挺烦恼的。

  【完】

上一篇:隔壁漂亮的OL大姐 下一篇:我的乖乖女友

友情链接